今天是:

郧阳金剑坪界牌关见证历史风云

来源: Administrator    发布日期: 2016-05-25

 郧阳,四省相邻,古荆州、古梁州、古豫州在这里分疆,所以境内叫界牌、界岭、界山的地名特别多。由于这些地方大多在高岭之上的山垭处,古代有兵士把守而形成关卡,所以这些地方都被叫做界牌关,又称界牌垭。   

 在郧阳大柳乡就有一处界牌关,雄立在山垭之上,关的东侧是湖北郧阳金剑坪,西侧是陕西商南栌木井,因此郧阳人就习惯称这个山垭为金剑坪界牌关。金剑坪界牌关是郧阳北部的一个重要关口,不仅是郧阳的北部屏障,而且还是中原的门户之一。由陕西方向进入金剑坪界牌关后,向南不足百里就是郧阳城,可以进入汉江。如果继续向东,能到达南化塘,再往东就是荆紫关,可以进入丹江,也可以进入河南。所以,金剑坪界牌关的战略位置不容小觑。

    古柏古道古庙见证秦楚风云

  在这个界牌关垭的最低洼处,山脊的正中,古道的南侧,有一棵古柏屹立在土地之间。这棵古柏,为两省所共有,是秦楚分疆的标志物,依照向南的一根侧枝走向划分秦楚分界线,这显然在古代就有过谈判或协商,能见证几千年的秦楚风云。正因为如此,两地人民都把这棵古柏奉为神物,相互监督,任何人不得损及,才使古柏得以躲过一次次劫难而千年不衰。

 


金剑坪界牌关上的古柏和财神庙

  古柏之下是古道,条石铺就,向东徐徐而下则楚,向西陡降则秦,平时为往来通商的官道,战时则为厉兵秣马的战道。从这些石条上的坑坑洼洼里,人们还依稀能分辨出哪些是人行走留下的磨痕,哪些是骡马所踏出的蹄痕,它们同样是千年秦楚风云的见证者之一。

石台阶为古道新修,旁边是连接秦楚两省的公路。

  在这里见证着秦楚千年风云的,还有一座顺山势而建的大庙。庙依靠着背后的秦岭,面对汉江的方向,庙门不偏不倚地对着古柏,中轴线从分疆线上穿过,同样为秦楚两地共有。这是一座财神庙,过去供奉的是关公,因此也叫关帝庙。关羽是中国人心目中所敬仰的大英雄,是战神,也是财神,人们在这里为他建庙的意义非常明确,是希望有关公的神灵在这里镇守,两地能永远化干戈为玉帛,同时让滚滚财源惠及两地人民。不过,这座古庙后来被毁,如今的新庙是几个商南人在发财之后于几年前新建的,虽然还是叫财神庙,但里面所供奉的主神却被换成了赵公明。当然,存在于建庙人头脑中这种战争已经远去,不再需要守关,只想蒙头发财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

  金剑坪地名来历颇具传奇色彩

  这界牌关虽然处于南北走向的山脊之垭上,但东西两侧的坡度却大不相同。

  通秦的西侧坡势很陡,顺山坳而下有一个村落,叫栌木井,是因为村旁有一口用栌木树箍成的古水井而得名。这村里有一个古代传说:战国时,这里是秦军把守的营盘,开始时附近无水,军士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挑水吃。有一天,他们得到了神仙的点化,就在山洼处挖下了一个深坑,再砍来粗大的栌木树,剥去外皮,砍去白肉,用里面金黄色的木髓箍成了一口四方的井壁。第二天早上,他们惊奇地发现,在新箍的井里满是清澈的泉水,从此井水千年不枯竭。

  通楚的东侧坡势很缓,一条山沟缓缓下降,一块块平地梯级铺陈,不时有人家散落其中,一派田园风光。这里就是金剑坪,其地名的来历也颇具传奇色彩:在春秋战国时期,界牌关一直就是秦楚的分界线,金剑坪里有楚国军队驻守,由于楚国居高临下占据着有利位置,所以界牌关一直为楚军占据,一开始倒也相安无事。后来,秦国想吞并楚国,水路上在丹江和汉江上同时遇阻,陆路又过不了界牌关,多次争夺界牌关都以失败告终,秦王急了,就御驾亲征。楚王听说秦王亲自带兵前来夺关,自己也只得御驾出征,于是由两位国王亲自指挥的大战就在界牌关的西坡展开。秦军勇猛,武器又精良,所以一轮一轮地向界牌关发起猛冲;楚军也不示弱,依靠有利地形一次次地打退秦军,双方僵持不下,于是休兵,扎营相持。

  此时的楚王心里开始有点发虚,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的军队不如秦军威猛,楚军的弓箭达不到秦军弓箭的射程,楚军的枪戟也不如秦军的锋利,就知道秦军总有一天会攻破此关,因而心急如焚。一夜,他做了一个梦,看见一位神仙从天而降,告诉他秦王被困在了栌木之井,你只能用金才能克制住他。第二天,他把梦境告诉给身边的人,有人献策说:大王,这一带的山中出金,你只要打造出一把金剑就一定能够降服秦军。于是,楚王就开始派人铸造金剑。

  金剑铸造成功之后,当秦军再次攻打界牌关时,每次楚王都登上关楼,拔出金剑举在胸前。说来也怪,每当金剑出鞘,遇到秦人就会发出万道光芒,闪耀得对方无法睁眼,只能落荒而逃。不仅如此,只要金剑一出,山下栌木井里的水就会立即干涸,秦军无法饮用。秦王知道天意如此,只好休书罢兵,班师回朝。

  金剑坪界牌关历史上曾发生多次战争

  当然,以上只是一个传说而已,不可完全当真。然而,几千年来,发生在金剑坪界牌关处的大大小小战争却是实实在在的。我们虽然不可能在这里一一列举,但只选取其中的几例就已经够让人震惊的了。

  南宋末年,蒙古军队在先后灭掉辽金之后就欲南下灭宋,直接与南宋军队对抗,但在河南受阻,无法再前进一步。于是转而夺取了上津,想从汉江顺流突破,却依然受到了宋军的顽强抵抗,无法越过现在两郧之间的分界线。不得已,他们再由汉中入川,打算顺长江而下,但始终过不了三峡,又不得不绕道云贵,欲经湖南进入长江,但还是被陷在高原难以自拔。可以说,蒙古军队当时在中国中部一线是处处受阻,好几年都无法施展手脚。就在元军束手无策之机,南宋大将刘整受到了权臣贾似道的迫害。刘整为了保命,投降了元朝,向元献出了先取襄阳、浮汉入江、直趋临安的战略方针,从而彻底改变了宋元长期对峙的局面。南宋理宗赵昀景定四年(1263年),蒙古人在上津集结完大军,兵分两路东进,一路顺汉江而下,一路从赵川、栌木井直扑界牌关。宋军猝不及防,慌不择路地从金剑坪、杨家村、洞儿河退往堰河,在武阳堰重新组织起了抵抗,想利用武阳坝挡住元军。然而,宋军将领李鉴、夏喜、冯兴等根本就不是蒙古骑兵的对手,在浴血奋战之后只得撤往了房县。元将阿术在占领郧阳后,把青壮劳力全部抓了起来送往北方做苦力,然后血洗了郧阳城,把城池夷为平地,然后直驱襄阳。就这样,南宋的灭亡遂成定局。

  到了明代,郧阳一带成为全国流民逃亡的唯一目的地,朝廷屡屡派出大兵驱赶,致使发生了多起流民暴动,郧阳至商南之间的大山就是他们经常活动的区域之一,所以无论是流民还是明军,都曾经反反复复翻越界牌关。

  明末清初,李自成与朝廷争夺郧阳达十几年,却始终无法占领郧阳,李自成进进出出,多次经过界牌关。

  红军也曾经过金剑坪界牌关

  清代中期,白莲教以郧襄为中心发动暴动,迅速形成燎原之势,以王聪儿为首领的白莲教军经常出入金剑坪界牌关,清军为了围追堵截,也反反复复进退此关。清后期,太平天国军其中的一支在郧阳一带活动了七八年,反复经过金剑坪界牌关。其中清同治二年(1863年)十一月,太平天国所封的文王蓝二顺窜入陕属赵家川,在翻越此关后进入郧阳所属的大柳树、兰家坪、杨家村等处。郧阳被紧急动员,大堰、桃花、赵河等各地乡勇,分别在江作霖、周楚升、吴华国等人带领下扼守要害隘口,然后由清朝候补道梁作楫率师进攻。双方大战于卜家沟,焚毁蓝二顺所垒的寨堡数座,然后收复了荆紫关。总兵孙之友则督促乡勇,在赵嶷卿、柳际春、吕树棠、邓贵良、杨邦硕等人的带领下堵截,稍挫敌锋,逼蓝二顺又从赵家川绕郧西北乡而过,再次攻陷了上津堡。

  金剑坪上的界牌关,还见证了缔造新中国的一部分过程。20世纪三十年代底,红四方面军和红25军先后长征,均途经此关进入陕南。1946年,李先念、王震等率领中原军区部队突围,南化塘激战后,经大柳树抵金剑坪界牌关进入陕南,取得了突围的成功。1947年,陈(赓)谢(富治)大军挺进中原,刘金轩率12旅在占领郧西后,于年底兵分两路攻取郧阳。一路由火车岭、青铜关、青曲,在经老君殿激战后进入郧阳城;另一路在赵家川消灭了顽匪党文彬部后,由金剑坪界牌关、杨家村、洞儿河进入郧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