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上津地名到底源自何处?

来源: Administrator    发布日期: 2016-05-31

位于十堰市郧西县境内的上津古城历史源远流长,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被誉为秦巴深山里的敦煌,关注上津历史、致力于地域文化研究的学者就此展开讨论,引用史料不同,观点也不同。在此特意选发十堰市市图书馆研究员康安宇关于上津历史文化的几点看法,以飨读者。

古城一隅

    关于上津地名的种种揣度

  上津处于十堰市郧西县西北部的上津镇,与陕西商洛市山阳县的漫川关镇交界,是鄂陕边界上的一个古镇,镇内有保存完好、清朝重建的一座古城。

  据古籍记载,上津作为地名,早在南北朝时期就已经出现了。

  关于上津地名的来历,由于史上无明确的记载,于是后世就产生出种种揣度,如有天子的渡口、夹河关之上的渡口、泗峪河上的渡口、上州津口等等说法。这些来源之说,因为没有可靠的依据作为支撑,很难令人信服,例如天子的渡口这个说法,是今人仅凭上津相距十三朝古都长安近而推想出来的,其未见于任何古代的包括正史、方志、地理志等等史料。

  那么,我们今天究竟还能不能找到相对合理的说法呢?

  从上津历史上的区位作用,以及历代古籍记载上津的建制沿革等方面来看,我们认为,还是可以寻找到一些线索的。

  上津,历史上的作用在于区位的两个特殊性,即区位的地理位置与区位的交通枢纽。

  就区位的地理位置而言,上津在秦岭东端余脉之南,正处于我国中西部的分界带上。由于区位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在许多历史时期,上津还是不同政权的分界线,是彼此争夺的焦点,三国、南北朝、宋辽等时期无不如此,例如东汉末至三国时期,上津就曾经频繁易主。

  东汉献帝初平二年(191),张鲁割据汉中,改汉中郡称汉宁郡,上津属其势力范围。建安二十年(215),曹操攻入南郑,张鲁投降。曹魏复设汉中郡,并划出该郡东部的西城、安阳二县设西城郡,上津一带属曹魏的西城郡。

  汉建安二十四年(219)秋,汉中王刘备取襄阳后,上津为刘备所占。汉建安二十四年(219)冬,关羽兵败身死,因镇守房陵、上庸、西城三郡的孟达、刘封、申仪等人不救之故,他们(刘封除外)畏罪挟属地降曹魏。上津又归曹魏所得。

  就区位的交通枢纽而言,上津在古代是汉水支流金钱河上游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渡口。很多历史阶段,东南等地区与都城长安的交通,是由水路经汉水转入金钱河,至上津(今上津镇),再由陆路经商州(今商洛市)到达长安。上津是水陆互转的枢纽。

  两个区位的特殊性,使得上津这个地方,早就成为区域性的漕运陆转中心,成为区域性特别重要的河津集镇。

  上津作为地名目前所见最早记载在《水经注》中

  上津,作为地名,目前所见最早的记载,出自于南北朝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 (466—527)所著的《水经注》中。《水经注·卷二十七沔水》记载:汉水又东合甲水口,水出秦岭山,东南流,径金井城南,又东径上庸郡北,与关祔水合。……关祔水又南入上津,注甲水。甲水又东南径魏兴郡之兴晋县南,晋武帝太康中立。甲水又东,右入汉水。

  在这个记载中,几个重要的地名今何在呢?

  甲水,今金钱河。金井城,今陕西商洛市柞水县丰北河乡。上庸郡,今湖北十堰市竹山县西南一带。关祔水,今陕西商洛市山阳县马滩河。兴晋县,今湖北郧西县。上津,今上津镇。

  在这里,几个行政区域地名,上津前的上庸是郡,其后的魏兴是郡,兴晋是县。说得很清楚,那么上津呢?是郡还是县,未说明。是省略了吗?不应该呀。前后均不省,怎么会单单省中间的上津。这是何故呢?

  清代的《舆地纪要》、《东晋南北朝舆地表》等古代重要的地理志记载:以上津为名称置县郡,始于南朝梁大同四年(538)。郦道元是公元527年去世的。也就是说郦道元生前还没有名叫上津的县郡。《水经注》的记载说明,在以上津命名的县郡出现之前,就已经有了上津这个地名。只不过这个上津,既不是郡也不是县,当为码头、集镇,或堡或驿站。《水经注》关于上津非郡非县的记载,与《舆地纪要》等古代著作的相关记载应该说是吻合的。

  上津建制沿革相当复杂

  我们再来看看上津建制沿革。上津虽然不大,但其历史上的建制沿革相当复杂,名称也多。有人统计过,上津历史上建、撤县的次数达二十余回,设过的州郡也有十余次之多。在此,我们仅就以上津为名置县以前的县级建制沿革,进行粗线条的梳理和分析。

  秦朝至东晋末,可以说上津地域内还没有相对独立的县级建制,其曾经归属于长利、鍚、平阳、晋兴(即兴晋)等县所辖。这些县均比上津地域大得多,如平阳县,三国魏文帝黄初四年(223年),析魏兴郡鍚县西北地置,隶魏兴郡(郡领西城、安阳、鍚、平阳四县),境跨今天的陕南镇安、山阳,鄂西北郧西等县,治所在郧西县西北(一说在今上津镇,一说今旬阳县境内)。西晋太康元年(280年),改平阳县名为晋兴,旋即改为兴晋。

  东晋末,上津地域内开始有了相对独立的县级建制。

  东晋末,天下大乱,北方国土大片沦陷,当时北方民众与士族大量南迁,多相聚而居,保持原籍贯。东晋、南朝政府为了安置他们,特别设置了大量的侨州、侨郡、侨县。其中许多秦、巴流民被寄居于今鄂西北一带,这一带因而也侨置了不少州郡县。东晋义熙十年(414),北上洛县侨置于兴晋县境内的西北部,即在今郧西县的上津镇。今之郧西县当时并存有兴晋、北上洛等县,兴晋县以本土居民为主,北上洛县以秦地流民为主。

  所谓侨置州郡县,是指古代政权(政府),在战争状态下,对沦陷地区迁出的移民进行异地安置,而重建的州郡县,这类州郡县仍用其旧名。

  东晋、南朝时期在其管辖地区内安置北方士族时,一般是沿用北方地名设立州郡县,以保持其特权,借以缓和南北士族的矛盾。东晋末权臣刘裕收复青、徐等州之后,曾在原州郡县名前加字,与侨州、侨郡、侨县相区别。刘裕代晋建立南朝宋后,又取消字而在侨州、郡、县名前加字。南朝侨置的州郡县在隋朝统一后即行废除。

  如此看来,北上洛县,是为安置上洛县流民而侨置于兴晋县西北(今上津镇)的侨置县。也就是说上津这个地方独立设置县级建制,是从侨置北方的上洛县开始的。上洛县是三国魏改汉代之上雒侯国而置的县,治所在今陕西商洛市商州区。

  南朝宋时期,基本沿袭前制。正因为如此,后世的好些地理志,将始建于东晋末的建制记为南朝宋。

  南朝齐时期,改北上洛县为上洛县,辖地基本如前。

  到了南朝梁时期,南朝梁大同四年(538),改上洛县为上津县,辖地仍基本如前,并在县内设立上津郡。上津郡只辖上津县一县,郡属南洛州,州郡县治所均在今上津镇。这次改县,当是首次以上津为名来置县。

  从上津开始建立相对独立的县建制,到以上津为名称直接建立县建制的这段沿革来看,上津县是起于北上洛县,承接于上洛县,最后归于上津县。

  在这段建制沿革的轨迹上,我们不难看到一个特别显著的现象,每一个县名中都带有一个字。在以后的上津建制中,其实还有带字的名称,如西魏设置的上州等等。

  这是偶然还是巧合?或许是巧合。但是,我们更愿意认为,在这个偶然、巧合的背后,体现的是我国古代已经产生和形成的的意识、乡土情结。古代谚语曰:千年不忘祖家,万岁不忘娘家。

  北上洛县也好,上洛县也罢,它们的居民主要是,原北方那个上洛县的流民及其后代。

  对他们来说,是他们集体心目中的故乡,是思念,是

  他们不得已沦落外乡,被安置于上津这个地方,为了不忘,甚至要传承这个,最好的办法,最高的形式,莫过于在现居住地的地名中能够得到反映,留下痕迹。

  因此,在一次次的改、取县名中,总保留一个字,总离不开一个。这可以说,既是上津建制沿革发展变化的巧合,更是历史的必然。

    依上所说,上津地名的来历就非常清楚,非常简单了,其主要是源于上洛县(或北上洛县)名称中的,以及该县所具有的河津地位,这两个因素。上津地名的含义即为,上津是上洛县(或北上洛县)最重要的河津集镇。至于后来的上津县、上津郡之名的来历,则是因为郡县治所均设于上津集镇(或堡、驿)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