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秦楚故道的沧桑与瑰丽

来源: Administrator    发布日期: 2016-06-02


 

竹溪鸡心岭被称为自然国心,这里有古盐道通往巫溪大宁盐厂。

  丝绸之路西去,茶马古道南下,草原丝路北上。这是闻名于世的古代中国走向世界的三大通道。然而,在中国自然版图的中心地带,还有一条古道,闪耀在岁月深处,却被史家忽略,最终湮没于现实。这就是堪称中国中部丝绸之路的鄂西北的秦楚故道,一条基于政治和军事需要,促进了南北经济文化交流的古代中国内陆交通大动脉。

  穿越竹溪的交通动脉

秦岭与巴山比肩,耸起华中高地。这就是鄂陕渝豫四省结合部的鄂西北的十堰。关中、中原、江汉、巴蜀,这四个中国历史上的基本经济区,恰好环绕在十堰周边。这使得鄂西北的高山长川,具有了屏障与通道兼有的重大地缘价值。

古代鄂西北交通发达,走向有三。黄金水道汉江,自西北向东南逶迤,连接陕南、河南与湖北;悠悠古盐道,如一条条细长的生命线,艰难地翻山越岭,西通巴蜀。而北上陕南,越关垭、过平利,进入安康,越秦岭、抵汉中,最终到达关中的车马道,就是秦楚故道。

  秦楚故道的核心部位,在秦头楚尾的鄂西北竹溪县。古道崎岖,关山重重,人们自然选择其间的沟壑川地为道路主线。处在秦岭南部与巴山东部褶皱带之间,竹溪县域的北部地势较低,县治河、竹溪河缓流其间,自西向东,冲积出一条长长的河谷长川。秦楚故道的主干线,就穿行其间。它西起秦楚边关的关垭脚下,东至县河铺附近,之后分两路——或与安康至房县一线的断裂带衔接,陆路达房陵;或通向新洲,入堵河,经竹山,水路去郧阳(郧县)。

  先秦时期,这一带是两个大国——秦国和楚国拉锯争夺的毗连地带,秦统一六国后,其旧地仍称之以秦楚,故谓秦楚故道。

  秦楚故道的重要性,首先在于政治。其西端是大半部中国古代史的政治中心——陕西关中。西周都城镐京(今西安),秦朝都城咸阳,汉唐都城长安(今西安),乃至汉唐和唐宋之际的北方政权,大多定都长安。自关中出发,中央政府的触角,要伸向富庶的江汉、明媚的江南、湿热的岭南,以及南地的物产和人流要去往关中,最便捷的通道,就是穿越鄂西北。

  而从经济意义上讲,作为江汉、江南广袤地区进川(西南)入陕(关中)的通道,又紧邻川盐重镇(巫溪大宁盐厂),途经贡茶(梅子贡茶)、贡米(竹溪贡米)产地,秦楚故道其实是川盐东出、南茶(米)北上的茶盐古道。

  秦楚故道上车辚辚马萧萧

  秦楚故道最早有史可证的通行,是作为庸人随武王伐纣的道路。《尚书》记载,(公元前1046年)武王伐纣,庸首会焉。《史记·周本纪》记载,随武王伐纣的庸等方国,于牧野之战中,曾出动车四千乘;同治版《竹溪县志·舆地》记载,闻太师墓,武王伐纣,商朝太师闻仲葬于此。此墓在今泉溪。这些商周之际的战争史志显示,当时从鄂西北北上东去到河南,有可行驶车马的道路。当年这里曾车辚辚,马萧萧。

  500多年后,以鄂西北为核心的地域大国庸国,被楚秦巴三国联军所灭。秦楚故道上竹山、竹溪一线,留存至今的一组地名,由南而北,依次是护驾(楚王亲征地)——擂鼓(楚军进攻地)——秦古(秦军固守地)——得胜等,连起来,正是当年秦楚军队进攻并灭掉庸国的路线图。

  战国时期,秦楚两国通过外交和军事手段,反复争夺秦楚故道上的庸国旧地。秦楚毗邻的竹溪等地,成为朝秦暮楚之地。秦楚故道更确切的历史信息,出现在秦朝。《史记·秦始皇本纪(六)》记载,公元前238年,长信侯嫪毐作乱而觉……嫪毐败走……及夺爵迁属四千余家,至房陵。这四千余家叛臣家属的浩荡队伍,从咸阳出发,越秦岭,抵汉中,过安康,经陕西平利进入湖北竹溪,尔后沿两竹到房陵。这正是秦楚故道的主干线。

  秦汉大一统时代,秦楚故道因为中央管理地方的目的,更加畅通。秦朝在庸国旧地设上庸县(今竹山、竹溪),西汉于今竹溪置武陵县。秦楚故道成为从咸阳、长安出发,通向南方驿道上的重要环节。

  东汉至三国,武陵(竹溪)与西城(安康)经秦楚故道连接,同属汉中郡。公元219年,三国史上孟达叛汉降魏、刘备赐死义子刘封的悲壮故事,发生在秦楚故道。唐太宗麾下的尉迟敬德,于贞观十三年即公元640年,率大军,从长安出发,经秦楚故道,开赴竹溪的塔儿湾,消灭了一支当地的农民起义军。

  明清两朝政治中心东移北上,林莽山深的鄂西北偏于一隅。无数流民,以及明代李自成义军、清代太平天国西征军等,沿秦楚故道,进入鄂西北,寻觅谋生的土地和潜伏的基地……

  公元1937年,汉白(汉中到白河)公路通行,秦楚故道从简易车马道,升级为公路,成为抗战时期连接华中与大西北的战略要道。公元1949年,秦楚故道上的关垭大捷,见证了国共之间的终极鏖战,国民党从此无力回天。

  古代中国的中部丝绸之路

  汉唐盛世,物质文明高峰的典范是丝织业。正因为汉唐丝织品的质量和品种,达到相当的高度,所以通向西域的丝绸之路,得以在汉武帝时期凿通,而唐代又进一步开通了海上丝绸之路。长安城里的官营作坊,集中着全国最高技艺的丝织工匠,其产品代表着汉唐丝绸业的最高水平。

  所以,当秦楚故道上的竹溪县,在西汉首次设武陵县,并为上等县之后,高超的丝织技术和精美的丝织品,也沿着秦楚故道,来到鄂西北,并传布江汉和江南。在武陵县城旧址——竹溪城东三堰坝附近的赵家庄汉墓群遗址的文物中,除大量货币、铜器、漆器等之外,还有不少布帛的遗痕;2007年,在荆州汉代古墓中,出土了罕见的丝绸棺罩……等等这些,可资佐证,秦楚故道在汉代,扮演着中国中部丝绸之路的角色。

  秦楚故道,还是中国历史上一条著名的流亡之路。为经略防区,且就近监视异己分子,历代共有40余位帝王、皇族和将相,被朝廷流放房陵(房州),唐朝最多。纨绔子弟的说法,显示丝绸历来是贵族高官的衣料。作为被流放者,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尤其是唐代的帝王及皇子皇孙们,虽失去了政治地位和权力,但依然享受着物质上的皇族待遇,得以把高水平的丝绸工匠、丝织技艺乃至丝绸文化,带到了鄂西北。

  伴随着秦楚故道上走过的官员、流民和商人、旅人,大汉关中的素纱禅衣、起绒绣锦,风行江汉;盛唐长安的霓裳羽衣、华丽云锦,惊艳南方。

  丝路往往也是文化传布的孔道。更多文化的传播者,沿着这条捷径南下。佛教大盛的唐朝,著名的龙象和尚从关中南下,在竹溪西部小河口,停驻下来,开创了莲花禅寺,推动了佛教文化在鄂西北的传播;吕洞宾,本是唐朝官宦,修行得道后云游四方,来到竹溪县城之东的云岩寺,赏罢美景,拔出佩剑,刻《游白云岩》一诗于悬崖之上,留下一处人文胜迹。

  唐朝精神文明的高度标识是唐诗。秦楚故道上,李白曾一路行行止止,吟哦诗章,把浪漫诗情,留在了竹溪。《竹溪县志·艺文》记载,唐李太白……初隐岷山,遨游襄汉间,尝寄居竹溪,有《游仙娥溪》等诗。其诗曰:横天耸翠壁,喷壑鸣红泉,正是遨游秦楚故道的李白,对竹溪山水胜景的妙笔生花之作。

  秦楚故道曾经集市密集

  秦楚故道亦是一条文化的沉积带。正如竹溪县域的县治河、竹溪河流域一系列古代文化遗址中的文物所显示,秦楚故道行经之地,有着悠久的文明史,自新时期时代仰韶文化、龙山文化沉淀累积,延续至西周、汉代。

  其中的关中侯印部曲督印等印章,透露了朝廷在此予以军政管理的历史信息。这是秦楚故道兴起的基础和畅通的保障。故昔日秦楚故道沿线,寺观林立,人气及香火俱旺。据统计,沿线的佛教寺庙和道教观堂,有100多座。尤其是古道上的莲花禅寺,堪称鄂西北佛教名寺,人称邑中不可磨灭之区

  战事毕竟短暂,安居乐业与贸易逐利,注定是符合世道人心的历史常态。战乱之后,鄂西北的农业秩序逐渐恢复,农业剩余产品增加,而以军事为目的的交通建设,又为商贸提供了条件。商人与军旅、驿卒,拿着同样的路程指南。

  所以,秦楚故道的商业生态,是丰富而活跃的,曾经集市密集,商旅辐辏。同治版《竹溪县志》记载,清代中期竹溪县内的集市,东乡13个,西乡9个,城关6个。集市多为古道沿线的往来要冲,故津渡桥梁无数。竹溪西乡(城关至关垭)一线,30公里之内,曾有桥梁近20座。

  清末民初,近代工业勃兴,鄂西北各县商贸长足发展。其重要动力与显著特点,除了山区特产与长江中下游的近代工业品之间的差异化贸易之外,更因为鄂西北是一个承东启西的枢纽,是相对偏僻却广袤的西北、西南地区,与优先开放、经济发达的东南沿海、沿江地区之间的流通中转地带。秦楚故道,正是令这个枢纽灵动通达的交通主线。

  遥想昔日,尤其是在1937年修通的汉白公路改变其传统的集市格局之前,古道沿线,五里一集镇,集镇有小市,总是逢露而集。凡集市必有佛寺道观,初一十五辄有庙会,聚来远近乡民。更有石板小桥连集市,小桥流水依人家;人家门前是小街,洞开一片片木铺门板的商铺……

  今天,东西南北之枢纽的地缘特点和区位优势,仍然存在于鄂西北。西部开发、城镇化、新农村等新的时代主题,催促秦头楚尾的人们,拆掉有形和无形的篱笆,汇秦风楚韵于一门,为秦楚故道书写一首新的经典诗篇,进而把朝秦暮楚之地,建成西进东出的桥头堡和大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