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郧西津城村:来过就未曾离开

来源: Administrator    发布日期: 2016-08-01

有很多地方,去过一次后,不会再去,那叫曾去过。从郧西津城村回来,却一直想回去,那是未曾离开。

提起津城村,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但说起上津古城和金钱河,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村中心的古城墙巍峨耸立,见证着六百年的世事沧桑;村内的闲适生活,演绎着寻常巷陌的世俗百态;村畔的金钱河,流动着悠悠千载的岁月。


六百年的古建筑风物图

从十堰市区出发只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就到了郧西上津镇津城村,村子在镇中心,而古城又在村子的中心。经历数百年风雨的津城村,那丰盈的历史感浸透古城墙,斑驳一如岁月,古老一如时光,依然优雅地立在你的眼前。城内白墙黑瓦的天井四合院,古老青石板街道,向游客展示出一幅古趣盎然的建筑风物图。

  抬头仰望,上津古城墙和城门楼高大粗犷,泥巴烧成的大砖色泽灰暗,明显带有北方的秦式风格。沿着台阶登上城墙,只见墙顶修建有长廊和方形的瞭望孔洞,以作为抵御外敌之用。远处是波光粼粼的金钱河和层峦叠翠的群山,上津古城因王朝更替,屡经兴废。今天的城池,始建于明朝洪武元年,当时为土城。清嘉庆七年改为砖城。现在城墙的大砖上还印有嘉庆七年上津公修字样。

站在城墙上向内看,城内有一街九巷,街道弯弯曲曲,形制对称。巷道曲径通幽,沿街门楼,房屋出檐,民居完全采用青砖、黛瓦、粉壁、马头墙的明清徽派四合院风格建成,为土、石、木框架式结构,房屋盖青黑瓦,整个建筑看起来古色古香。

  行走于古城中,街道上那一排排古民居,似乎就是历史的见证。两边是相邻的房屋,老街店铺密集紧凑,店面、作坊、住宅三位一体,保留古代商家前店后坊前铺后户的经营格局和特色。建筑高仅两三层,多为木穿榫式结构,马头墙、小青瓦,朱阁重檐,古朴典雅。

  随便踏进一个院落,都是层楼叠院,曲径回廊。前设正门,一进多重;中设天井,青石铺地;后设三进大厅,雕梁画栋;左右设厢房,雕窗对着天井。装饰在窗户、梁柱上的木雕,工艺精湛,造型逼真,栩栩如生。

古城生活一分钟有80

   走在弥漫着古朴气息的巷弄中,古城情怀总会在某个未知的角落喷薄而出。这里有寻常的似水年华,这里有俗世的烟火人间,爱上光影里的巷陌人家,只消一盏茶的时间。


  岁月悠长,夏风轻轻。在古城缓慢的时间里,一分钟仿佛有80秒的光阴。这条沉淀了几个世纪的老街,始自明清,历经繁华,是货真价实的古董。街上的店铺一家挨着一家,像是从《清明上河图》裁下的一角。清末的织染坊,旧时的铁匠铺、豆腐店,每扇斑驳的木门背后都是一段悠久的故事。

  在两侧的民居中,人们早已习惯了游客的窥探眼光,一如往常地生火淘米、做饭洗衣。一旁的老人斜靠在木椅上看书,门前放着一个大大的茶缸。午后的古街,调皮的孩子们在街道上玩耍嬉戏,偶尔会看到慵懒的小猫,更显现出古城的宁静和安详。四合院里偶尔飘出的二胡声,指引你来到古城深处,向时光更深处漫游。正值盛夏,院中的葡萄架上果实累累,在古巷之中散发着阵阵清香。

  我自小就生活在这里,几十年前这条街南来北往的商人可多了。我记得从前每天早上来这里赶集的,坐船的,喝茶的,人山人海,像我家店面这么大的场子,至少摆3个做生意的小摊。家住老街的66岁的李大爷一边比划着宽3左右的店面,一边回忆上津古城往日的热闹景象。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人离开了古城,年轻人都去了更大的城市,只有老一辈人还守在这里,坚持着与老街一同老去。

  日出日落,冬去春来,无论外界怎样改变,这里仍然是过去的模样,在时间的长河里相对静止。

  金钱河流淌悠悠千载岁月

  金钱河是上津古城的灵魂,早在南北朝的《水注经》一书中就有记载。从古城出来沿着滨河大道走300多米,就来到河畔。白色水鸟翱翔水面之上,也许和千百年前《水注经》所描述的云绕鹤飞,仙境叠翠场景一样,向外来的游客讲述着天子渡口的故事。

河面宽200左右,河道蜿蜒,河水清澈,可以看到柔波里招摇的水草,如翡翠般的碧绿色在阳光的映衬下,格外显眼,山间一阵微风吹过,水面泛起片片涟漪。河道上的垂柳依依,随风轻扬。


  横跨在河两岸的吊桥,犹如长虹卧波,把人们引向金钱河南岸。吊桥是用铁索和木板搭建起来的,漫步上去,晃晃悠悠,摇落盛夏的炽热。岸边,有妇女在浣衣,有小孩子嘻嘻哈哈在戏水,形成小桥流水人家的风情画卷。

  穿过时光的隧道,回到数百年前,由于傍着金钱河,仗着舟楫之利,这里还是一个著名的水码头。当时的津城村商贾云集,街市兴旺,十分繁华,依山而建的山陕馆也热闹非凡,是盛极一时的风水宝地。

  今天的金钱河依然在流淌,虽然作为黄金水道的位置早已丧失,却是风光美丽的消暑纳凉之处。走在河畔,看云卷云舒,听潮起潮落,何等惬意。没有人潮的拥挤,只要你愿意,河畔到处都是风景,不时坐下来听听风声、水声以及鸟鸣,用心去享受这清凉与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