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新洲镇:看五水归一探楠木故里

来源: Administrator    发布日期: 2016-08-11

新洲不新,她让樊梨花的传奇流传千载,让参天楠木绕丝吐香,让五水归一商贾云集;新洲很新,她把土墙破檐变成蓝瓦白墙,把漫漫山区变成绵延库区,把片片秃山变成绿色丛林。俯古览今,这个青山如黛、浩渺如烟的新洲亦旧亦新,有传说,有美景,更有醉人的农村生活。

  南花湖:百里烟波美如画

  新洲镇居于竹溪县东南约50公里处,至竹溪而不去新洲,不免是一大憾事。即使焦阳如炙,碧空如玉,我们也愿驱车一览新洲盛景。

  到达新洲集镇,首先该去游览的,便是那浩渺如烟的南花湖。车可以直接开到湖边,贪凉的农人们忙完地里的活儿,午饭毕纷纷来到湖畔凉亭,或品着手中泡好的绿茶,或点一根香烟享受难得的闲暇时光,孩子们则爬高上低,相互追逐嬉戏。也有白须雪发的老人,坐在老旧木椅上,托着皱纹密布的沧桑脸颊,面对阵阵湖风若有所思。

  这湖面净得让人心思澄明。漫步湖畔,清新的水草气息扑面而至,这气息没有一丝杂质,让人身心为之一振。而湖面上波澜未起,宛如一面明镜,而湖水之碧,莫不如和田之玉,让人想伸手捞起一枚,以作裙边玦佩。

  在欣赏美景之时,该有很多人对湖名十分好奇吧。原来,南花湖之称主要源于南花园,南花村位于新洲河畔,早年南花河畔茶叶品质极佳,称之南花园茶叶,伴随南花园被蓄水淹没,随之形成长2000、宽500、面积达1万平米的宽阔库面,因此湖水统称南花湖

  果不其然,如此湖光山色之地,必是茶叶所兴之处,可惜南花园没于碧水之下,早无南花园茶产出,我们无缘烹而尝之,实为此行一大憾事。但掬一捧南花湖水作甘泉饮也未尝不可,这水入口微甜,倒真有泉水之甘冽。

  如果想玩得尽兴,当然也可租一快艇,驰骋于山水相映的丘陵中,任水花吞吐在快艇的尾巴上,在湖面上划出一道雪白的弧线。由于行程紧张,我们未能一试,眼观快艇疾驰,我们只能慕之羡之。

  樊亭村:传奇千年永不衰

  有江河的地方就有人,有人的地方就有传奇,新洲也概莫能外。

  新洲素有五水归一之说。县内汇湾河、泉河、竹溪河、泗水河与竹山堵河等皆汇聚于此,形成竹溪境内最大的一条河流,也是唯一的一条黄金水道。便利的交通让新洲自古名人荟萃。

  巾帼英雄樊梨花与花木兰、穆桂英齐名,在新洲也留有她的足迹,樊停村村民即与她有关,这个地名的背后还藏着一段关于樊梨花的传奇故事,至今当地百姓仍津津乐道。

  传说贞观年间西北边乱,樊梨花随夫征西,从房陵薛家坪带兵途经新洲张家湾,并在河畔安营扎寨月余。相传新洲留有五个大石磨,直径两米见方,供军队拉米磨面之用;金盆村母猪峡,有一长5、宽2、高约1.5的石台子,台子中间有一个脸盆大小的窝窝,酷似脸盆,又传樊梨花曾在此梳妆打扮。

  樊梨花走后,为纪念这位传奇英雄,张家湾更名为樊停,意为樊梨花带兵驻扎之地,并在河畔山湾里建了一个亭子。因流经这里的泗水河,也改名樊停河当我回眸时,我看见一个不在那里的人,今天她又不在那里。我想,这句话用在这个传奇故事上再贴切不过。且不论历史长河中是否有樊梨花其人,也不论她是否来过新洲,单单传说本身,和人们对于英雄的景仰和赞誉已经是一个传奇。

  站在樊亭边,草木悠悠,樊梨花的塑像巍然屹立在那里,手握三尺横刀,脚踏长筒白靴,盔上红缨飒爽,巾帼英雄之气扑面而来,好一个大唐征西女将!

  楠木寨:幽幽木香世无双

  人到新洲,不得不去一览楠木寨。世人皆知金丝楠木世间罕有,珍奇无比,倘若到了新洲仍铿缘一见,不免心生遗憾。从南花湖码头出发,坐游轮一个多小时,便可来到烂泥湾村。

  金丝楠木是竹溪三贡之一。清《竹溪县志》载:竹溪县鄂坪乡慈孝沟,距县城三十公里,地势幽狭,两岸峭削,水出柿河。其地昔年多大木,前明修故宫殿,曾采皇木入此。据载,建造北京故宫午门、阙左右门、左右顺门和西六宫之一的永寿宫都是采用的竹溪楠木。如今,慈孝沟楠木杳然,只有新洲烂泥湾的楠木群孑然静守在深山茂林之中。

  走进楠木林,只见碗口粗的树根盘根交错,深深扎在乱石堆中,树根与树干苔藓苍绿,诉说着岁月的沧桑浮沉。楠木林中无杂树,亦无蚊虫杂草,树皮泛着银灰色的光芒,高贵而典雅;楠木树干粗大,树高三四十米,绿色的阔叶相拥空中,形成高大的树冠;树干近闻有一股幽幽香气,沁人心脾。

  金丝楠木是楠木中最为名贵的品种,烂泥湾的金丝楠木面积约8亩,共144株楠木,楠木树径大小不一,多有树龄百岁以上者,其中一株楠木需三人合抱,树高40左右,树龄或在500年以上。

  来到这里,或为亲近古老森林,或为一窥千年楠树,也或为探知王朝浮华,不论您心境如何,总能从中找到自己所要探寻之物。